被偷走了的那五年:自我歸零

「為什麼一覺醒來,整個世界都變得不一樣了?」

每次看到跟腦退化症有關的電影、電視劇情節或是新聞時,都覺得對患者身邊的人來說無疑地會是一種折磨,他們可以做的就是看著心愛的人由熟悉走到陌生。再深的愛,在任何一方沒有健全的身體下,都容易變得蒼白無力。但另一邊廂心中每每疑問,對患者而言,失憶會否算是一種福氣?

工作,是一個盛著海洋的漏斗瓶,知識、經驗和金錢是海洋中的氧。當初我們帶著渺小的身驅輕鬆地跳進瓶內,在瓶中浮沉,感受著當中的動盪,才覺自己活在現實中。能夠適應水中生活的人留意著瓶外的一切,適時地創造出或美麗的水花,同時吸進水中的氧,慢慢成長,不能夠適應水中生活的人自身難保,已無暇看瓶外的風光,浮沉之間惶惶不可終日。幸運地有安全網,可馬上返回瓶外,再找另一段人生,若然無安全網,也只得咬緊每刻掙扎求存,或望一天在年月積累的努力後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。

女主角何蔓算是前者,憑借自己過人的創意和觀察力,成為一個出色的品牌醫生。然而名利功績往往容易讓人遺忘人本質有的軟弱,認為自己能抵禦風浪,甚至操縱風浪,變得自以為是驕傲跋扈。不停膨脹的自我,讓她由「小魚」變成「鯨」,成了海洋中的首領,但到一天她停下來,望一下自己,才發現何等陌生。消耗了的青春和感情,建立的卻只是圍牆,把自己困在裡面,與孤獨和不安為伴。即使想走出漏斗瓶,卻發現已經擠不出去,困住自己的就是那膨脹的自我。自我,由回憶建立。

何蔓丟失了那五年的記憶,如一夜之間金蟬脫殼,脫離了「鯨身」,變回「小魚」,因而找回了最純粹的自己。心回復如孩童般一塵不染的柔軟,對人再沒有多餘的責難,而有著寬容和體貼,看一套簡單「低俗」的電影,為愛人煮一頓簡單的飯,都能讓她快樂。失憶後的她,雖然會有無助感,卻活得比失憶前的她清明堅強,不再活於圍牆之中,有去向人求助、向親密的人打開心扉的勇氣,也清楚自己真正所需去爭取,而不是盲目地去追求名利功績。

若然何蔓沒有失掉那五年的記憶,依然固我地渡日,可以想像到她的後來會經歷好一段浮沉寂寞的時期。「我覺得每個人都在等我開口看我的笑話。」表面愈是強悍,內裡愈是惶恐不安。若然要在那時期勉強擠出瓶頸,恐怕就是人格扭曲,愈來愈迷失,甚至在不堪壓力的情況下,患上各式各樣的精神病,在虛幻中喘息,脫離現實。她的回憶,是她的包袱。

電影的結局可說是典型的悲劇結局,但另一邊廂,也可看作是一個關於放下的啟示。要在樽頸間自由地來去,做到「水陸兩棲」,不一定要扭曲、也不一定要失憶,而是讓自己「捨得」,放下執念,好好離開過去的包袱,擁抱內心的純善。一覺醒來,可能失去了曾經擁有的,一切都變得不一樣 了,但新的人生,就要開始。歸零,合十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