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夜,孤獨是令人寬心的那陣秋風。

人來人往的銅鑼灣街頭。

路旁收賣手機的中年男人坐在自備的木板椅上打瞌睡,椅腳旁的殘舊的收音機播著陳奕迅的《任我行》。 「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滿街趕路人 無人理睬如何求生」是我工作的寫照,「馬路戲院商店天空海闊 任你行」是那湧沓人潮留下的餘韻。

年輕外國婦人一手推著放了紙尿片的的嬰兒車,一手拖著抱著孩子的丈夫。滿身名牌的內地遊客一手拖著行李箱,一邊跟伙伴們喧嚷笑鬧。穿著製服的餐廳員工一手抹汗,一手推著放滿紙箱的手推車。他們都帶著一些「行李」向目的地前進,而我只想把手上的「行李」都在原地卸掉。

「你好,拎張睇睇,新店開張有八五折優惠喎,可以拎個試用裝返去用下。」

秋意漸濃,背包客不往進出眼前的FOREVER 21。望著店名,不期然開始想像自己的二十一歲會是怎樣的年華,似是很遠,但還不過是兩三個年頭的事。如張愛玲所言:你年輕嗎?不要緊,過兩年就老了。那時的我,會否像眼前步過的她她她?

「喂,呀妹,你派果啲咩嚟?洗臉定沖涼?比份嚟用下……比多兩份啦,果邊果兩個呀姨都要呀。」

舉著紙牌的呀姨來去間取了六份試用品。一名中年濃妝貴婦瞄了一眼,「嘖」了一聲不屑地走過。一名說普通話的嬸嬸停下來望了望,後來一行四個嬸嬸三個姨姨和兩個不到兩歲的小孩各取一份。拖著男友的年輕女子羞怯地拒絕了試用品。

「矣,小姑娘,請問你知道XX大廈該往哪走嗎?」

「什麼大廈,等等,我替你翻一下GOOGLE MAP,在這裡……往右拐…..這裡就是XX大廈了。」

「小姑娘你人真好,這是我的名片,我是法官,政府的單位派我來香港做講解,你有空可以聯絡我,我請你吃飯好不好?我今年三十三歲……」

「不客氣,取份單張看看就好。」

人潮的目的地是SOGO、東角、還是世貿?活在這城市的人都在用勞力和時間換金錢,然後用金錢換取有限度的自由。我們在這城市消費,然後城市消耗了我們的歲月。

站在街頭的這刻,我感受到最單純的孤獨。 孤獨是人生存的核心,孤身來孤身去。從呼吸第一口氣開始,已展開了一個自負盈虧的生命循環。孤獨是一個位置,一種生活方式,好比不管戀愛還是單身都不過是不同的生活方式,孤獨者可以選擇與任何一個人產生聯繫,但沒有任何聯繫是必要的。

「從何時你也學會不要離群 從何時發覺沒有同伴不行」

當人沉溺於一群人的歡樂,便會慢慢失去內心的冷靜,最後失了自己的重心。就好比打詠春需以靜制動,若你不問就裡用盡氣力把拳頭向對手揮去,便會被對手輕易掌控你的重心,一拉一推足以令你前仆後倒。愈是要在人群中取暖,得到別人的認同而去刻意建立關係,就愈會失卻自己的價值進取失據。倒不如在自己能自在獨處的位置,做一個先盡責後稱職的人,隨遇而安。

望望手錶,快將八時,是時候起行回店。 這夜,孤獨是令人寬心的那陣秋風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