傘花依然 人面存記:專訪插畫師Tiffanycheetah

雨傘運動由一個示威集會,發展至一個長達逾一個月的抗爭。在集會現場,每個人背後都幾個共同的訴求,和各自的故事。

由十月初至今三個多星期,插畫師Tiffanycheetah在「十分鐘免費人像素描」的紙牌旁,已畫下了超過二百位集會人士的人像,她以鉛筆起稿,完成草稿後再加上「裹著」畫中人臉龐的「黃絲帶」,如黃色雨衣的帽子,輕輕地「擋去」了畫中人兩旁的雨水。在細膩地捕捉被畫者的神緒輪廓同時,她亦在腦海記錄了每一位被畫者的故事。

Tiffanycheetah本職為插畫師及美術總監,在經營自家品牌 “Tiffanycheetah”和與妹妹”Dearchubby”經營插畫品牌”Littletwinky”外,她亦曾為多間商場和多個品牌擔當形象設計,舉辦插畫展覽及推出聯乘商品,畫風夢幻神秘而甜美。“Cheetah”是「獵豹」的意思,Tiffanycheetah表示自己活得像一只獵豹,「天生天養」、堅持「做最真實的自己」而「熱愛自由」,以「獵人」自居的她細膩地「捕捉」了外在千變萬化的人事和內在飄忽不定的情感,將善惡悲喜創作成一幅又一幅作品,在創作過程中了解自己更多同時,亦希望作品能讓觀者認識自己,並從她的作品中得到力量。

至今已在集會現場留守多天的Tiffanycheetah,過往卻是屬於政治冷感的一群。她坦言,從前她一直知道世界有很多不公義、衝突事件發生,但會希望盡量不去了解,專注於經營自己的生活。在9月28日之前,她覺得香港是安全的,但在9月29日早上知道警方對手無寸鐵的市民投擲催淚彈後,她頃刻既驚惶又痛心,更有感香港將會與內地同化,她馬上向熟悉時事的妹妹了解事件,並到現場一看。到場後現場的環境讓她既感動又震憾,於是她決定跟集會人士共同進退,盡量每天都到集會現場留守,直至雨傘運動結束。

Tiffanytcheetah過往的作品大都是以女性和動物為主體的插畫,人像寫生並非Tiffanytcheetah所擅長的範疇,但為了以行動支持和紀錄是次雨傘運動,她開始為現場人士畫免費人像。她表示因為過往多畫女性,有時候在現場畫男集會人士時結果會像女性,令她和被畫者彼此都哭笑不得。最初開始畫人像的時候,她的心情是沉重的,曾有資深的畫師經過時,指她的畫作予人陰沉的感覺,那時她自己也沒有覺察到把心底的陰霾滲進作品中,後來慢慢被現場溫暖的氣氛感染,她也就著意多畫了現場人士的笑容,她更笑說被畫的小孩子多半會流露出尷尬的神情,她最喜歡刻畫小孩子皺眉的樣子。

雨傘運動至今面對不少反對聲音,爭議在社會上鬧得沸沸騰騰,在畫人像的過程中,Tiffanycheetah亦聽了很多被畫者跟家人因佔中而爭吵的故事。有言是次運動必然會失敗,Tiffanycheetah指出不管之後發展如何,是次運動能夠集合群眾的力量去為香港的未來作一次抗爭,已是成功。「市民的訴求很簡單,就是要有真普選,廢除功能組別。集會只不過是要求政府正面對話,而當權者理應要跟市民對話,而不是逃避問題,任由集會持續下去,警察亦有責任承擔暴力對待市民的後果。」她強調,現時政府和警方均多次將責任推卸在集會人士身上,是不公義的。

跟Tiffanycheetah對話的過程中,感覺她慧黠幽默而自由自我,樂於分享感受的她亦很快就跟現場人士打成一片,「村頭村尾」都有「畫債」,可以整天畫個不停也聊個不停,然而她卻表示自己是個慢熱的人。「我本身的性格是喜歡說話的,但平日除工作以外絕少跟陌生人聊天。」在畫人像過程中,Tiffanytcheetah記下了現場一張接一張善良的臉,亦因而結識了很多新朋友。

在雨傘運動開始後,集會現場同舟共濟的每位都帶著善意想要去幫助別人,當中的默契和信任難能可貴。雨傘的花一朵朵種在抗爭者心中,不論發展如何,這花開處處的畫面都成了香港歷史上美麗的一頁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