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你喪心•我病狂》玩轉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

「唔驚你喪心、怕你唔夠狂!」本地創作團體Banana Effect將歐洲最流行的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(Immersive Theater)引入香港,在今年二月中舉行的首個演出《你喪心•我病狂》實行與「眾」同樂,將會跟觀眾在開放式劇場內大玩特玩!演出前一個月,Banana Effect創辦人之一的Onnie(陳安然)細訴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背後的故事。

“Say Yes to Adventure” 將「另類」劇場引入香港

Banana Effect由Onnie(陳安然)、King(黃景豪)和Brian(陳安立)創辦,以「Say Yes to Adventure」為宗旨,除了營辦劇場演出、舉辦活動和工作坊外,亦會採訪城中好玩有趣的活動,在網上分享。Onnie表示選用「Banana」作為團隊標誌的原因,除了是因為香蕉予人開心有活力的印象,亦因為Banana Effect的創立目標,是如Andy Warhol所畫的香蕉般,將有趣和「另類」的藝術化為大眾都能了解的事物之餘,創造新的潮流。Banana Effect團隊人才濟濟,除了三位年輕有活力的夢想家外,全方位表演創作人泰臣、蝦頭、劇場導演鄧樹榮、資深劇場人陳淑儀亦為Banana Effect的劇團顧問。

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(Immersive Theater)由英國劇團Punchdrunk於2000年創立,現於歐洲劇場極為流行,然而在香港卻是前所未有的「另類」。有別於傳統劇場,在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中觀眾不需要「坐定定」在觀眾席,可以隨心地在劇場中遊走,自由地跟演員互動,同時擔當劇中的一個「角色」,打破了舞台和觀眾席之間的界限,拉近了觀眾和演員的距離,亦令整個演出變得人性化,讓觀眾有「親歷其境」之感。

Onnie強調在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中觀眾會「被舞台包圍」,所能接收的感官感受會比傳統劇場多很多,而每位觀眾的體驗都是獨一無二的。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的迷人之處除了突破了對白和角色的界限,透過演員和觀眾間的互動和集體想像,在劇場上的每一位更可以自由地「穿越時空」,如在過往Punchdrunk的演出中,曾有過各人身處大廈樓層,卻能感覺正置身於高山之上。

在《你喪心•我病狂》中,「地下電視台」三個髮型奇特的「主持人」將會邀請一眾「玩家」參與神秘真人遊戲節目「奪面遊戲」,在「遊戲」中,「玩家」都需戴上面具以「隱藏身份」,共同爭奪勝利者專屬的獎金獎品。在這劇場中不但有輸贏,結局亦有多個可能,每一場都讓人意想不到而充滿樂趣。這遊戲模式不期然讓人想起了近年在香港備受歡迎的「真人實境密室逃脫」遊戲,又好奇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與「密室逃脫」有何分別?Onnie本身曾為「逃出香港」真人密室逃脫遊戲的創作總監,對兩者的概念和差異都十分了解。

「『密室逃脫』本身為網上遊戲,故事性不強,化為實境遊戲後,為了讓玩家更能投入遊戲,後來加入了故事原素,再演化成不同的主題密室,迎合不同玩家的喜好,可以說是用故事去包裝一個遊戲,而『虛擬實境劇場』則相反,故事才是主體,遊戲只是帶出故事背後訊息的一個手法。《你喪心•我病狂》中加入了密室逃脫的原素,但亦只是引導觀眾去參與演出的一個手法,我們設計的每一個遊戲都有一個訊息想帶給觀眾,不止是玩。」

離開Comfort Zone 走進Adventure

問及《你喪心•我病狂》的靈感來源,Onnie饒有深意地說:「其實這個劇目已經蘊釀了三年。」回望過去三年,Onnie覺得一切有如命運安排。一頭清爽短髮的她言談之間如予人一種古靈精怪的感覺,彷彿腦子裡各種想法如水一般流動而變幻莫測。當問到Onnie會如何形容自己時,她一臉淘氣地說:「我會說自己是一個『劇場叛逆分子』,大家要來看我『搞事棍』嗎?」她笑言自己從小已是一個十分「叛逆」的人,不喜歡被框架限制,且每每有自己的理據,並不是為了叛逆而叛逆,例如讀書時學校要求學生配戴同一顏色的髮飾,Onnie 會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和特質,不認同每個人都要「一式一樣」。

骨子裡頭的「叛逆」可說是「三歲定八十」,一路走來,Onnie一直忠於自己的想法,特立獨行。在Onnie中五那年,完成會考後雖然她成績不俗,但沒有如大部分同學一樣升讀中六,而忠於自己的志向,隨即報讀了香港演藝學院。七年後她加入了香港話劇團,幸得團長賞識,第一年已有很多演出機會擔任女主角,然而在事業可謂一帆風順的時候,她又毅然選擇離開香港話劇團,隻身走到英國。

「當時我在想,我演戲已經差不多十年,雖然享受當一個演員,卻不想人生就只有演戲,而在香港我看不到其他可能性。」當時劇團上下都對她的決定感到訝異,而她其實對於未來想做什麼仍惘無頭緒,但卻很肯定若要給自己空間去嘗試新事物,必先離開舒適區,放下當時所擁有的安穩,重新發展。這個”Say Yes to Adventure”的決定,卻為《你喪心•我病狂》埋下伏線。

Onnie到了英國後輾轉回到了「舞台」,修讀了之前未有探研過的編導課程,卻意想不到地讓她找到讓自己更樂而忘返的新天地,繼而愛上了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。她憶述當時跟六位同學組成了表演組合Level 5,在當地酒吧作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形式的巡迴演出。「與其在劇場內等觀眾來,不如親自走到人群中表演。」過程中有不少意外,但這打破觀眾席和舞台間的界限的演出模式卻讓Onnie樂此不疲。

場地租金不菲,後來Onnie索性以自己的家為演出場地,演出形式接近真人密室逃脫遊戲,觀眾按Onnie的指引完成任務,然後觀賞她一段個人演出,最後取走禮物作紀念。「演出完成後我有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,才發現相對於做一個表演者(Performer),我更喜歡做一個創造者(Creator)。」這感悟恰如在冒險中途的「提示錦囊」,她決定出走英國時在尋找的可能性,已近在眼前。

在英國留學期間,Onnie經英國朋友認識了同樣在「來自香港」的King。King當時於英國East 15 Acting School(Hon)主修形體劇場,有豐富的舞台經驗,曾擔任多個劇目的演員和戲偶師,對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亦有了解。Onnie的弟弟 Brian現於NOW電視台擔任節目主持,一向對充滿電影感的事很有興趣,人文學畢業的他熱愛旅遊亦喜愛歷險,一直積極作不同嘗試挑戰自己,認定了目標便會堅持到底。當Onnie決定要將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引進香港後,便先後邀請了King和Brian加入團隊,及後三人便結伴創立了Banana Effect,在這劇場冒險之旅中並肩作戰。

迎難而上 望刺激本地劇場生態

Onnie坦言《你喪心•我病狂》對Banana Effect團隊每一位而言,都是很大的挑戰。還有一個月就要「入台」,然而為求令演出整體更好玩,給觀眾不一樣的劇場體驗,不論是佈景、服裝甚或是劇本至今仍不斷作修訂。Onnie透露屆時劇場會分開三個部分,而每一個觀眾都有機會參與多於一部分的互動。在《你喪心•我病狂》中,每場會有最多六十名觀眾,而演員合共只有十人,如何令觀眾積極地參與現場互動是整個演出的重心之一。

「我們認為會入場參與演出的觀眾,都是與我們一樣積極而愛玩的人,但亦有考慮到會有例外,所以我們打算由集體遊戲作引入,循序漸進地引導觀眾投入遊戲,跟我們一起玩。」在有限資金資源下,要打造一個「去到邊都有嘢睇」、一直吸引住觀眾目光的場景並不容易。Onnie表示是次場地位置本身有限,所以是次演出連化妝間、場地以上的平台和平日一兩間不會用到的「暗房」都會納入劇場範圍,希望觀眾也能在這些平日未會踏足到的地方「探險」。

劇場一向是劇作家向大眾呈現世界觀的媒介,Onnie有感近年劇場流失大量觀眾,她認為這可能是源於近年部分演出過份著重於佈景畫面的堆砌,或過份使用艱澀的劇場語言,而削弱了劇場與向觀眾傳達訊息的能力,以致無法與普遍觀眾產生感情連繫。她指出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除了是藝術演出,於觀眾而言亦可以是一種娛樂,因此能吸引的觀眾並不限於劇場愛好者,一般大眾亦會有興趣入場觀賞參與,能達至將藝術普及化的目的,而「體驗式遊戲劇場」具備「可一不可再」的現場感,亦令觀眾「不得不入場看」,或能挽回過往流失的觀眾群。

在香港發展一個新式戲劇文化,當中涉及很大的風險,Onnie亦預計未來兩年並不易過,將會面對沉重的壓力和各方面的制肘,甚或是冷言冷語,但她堅信突破才能為劇場帶來生氣,如她極為欣賞的劇場導演鄧樹榮,將形體劇場引入香港,在嘗試過程中坊間的評價有好有壞,不算是很成功,然而鄧導再接再厲,不停改進,當中的堅持十分值得學習。Onnie強調身為一個劇場工作者,必需釐清自己為何要經營劇場,而Banana Effect的團隊則希望透過劇場為大家帶來歡樂同時,亦可從中傳遞一些訊息,為世界帶來正面影響。

《你喪心•我病狂》
香港藝術中心麥高利小劇場
13-15/2 3pm
12-15/2 8pm
$250 (不設劃位,每場只限60名觀眾)
門票於城市電腦售票網、通利琴行、各區大會堂、文娛中心發售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