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政署再驅露宿者 社協:漠視露宿者需要

油麻地居民權益關注會宣傳橫額上,相片正中間的民建聯議員楊子熙,與其他關注會成員手持橫額,該橫額上寫着:「力爭渡船街天橋底封場 進行綠化……」由「力爭」到「成功爭取」,在2010年至2014年間,露宿者聚集點渡船街天橋底,三度被油尖旺民政署以美化或綠化環境為由,聯同多個政府部門圍封,露宿者被驅趕。

本年3月10日,油尖旺民政事務署再於渡船街天橋底(山東街交界)張貼告示,要求露宿者於4月11日前離開該地,政府部門代表於3月29日與社區組織、議員、街友代表面談後,擬定提供2個月寬限期,押後清場日期至6月11日。

驅趕治標不治本 露宿者「再露宿」

油尖旺民政事務專員蔡亮在面談中指出,露宿者的構築物違反《土地(雜項條文)條例》,地政總署需依法移除,亦稱多次接獲居民投訴,需積極解決由露宿者聚集引起的衞生、噪音及毒品問題。

社協幹事吳衛東強調「眼不見為淨」地驅趕是治標不治本,指在露宿者住屋問題未解決的情況下,清場只會逼使露宿者改於其他地點聚集;一旦露宿者因驅趕而遷至偏僻隱閉的地點,社工及外展隊伍便更難接觸到他們,針對其個人問題提供援助。

相片由社協提供

相片由社協提供

露宿者N(化名)因健康問題失業而露宿,之前曾露宿於渡船街天橋底(近駿發花園),2013年該地圍封後便遷往澄平街隧道,直至去年7月,油尖旺民政署聯同警務處及食環署,在未有事先通知下清洗澄平街隧道,並於清潔後強行清走了他的個人物品,他便跟其他露宿的朋友遷到是次清場地點。剛住院三個月出院的N表示對清場後的住處未有頭緒。

租金貴收入少 露宿者流離失所

現時單身人士綜援金額為2,255元,綜援租金津貼則為1,735元。板間房、劏房等私人住宅超租問題嚴重,有露宿者表示現時綜援租金津貼,其實並不足以繳付租金;如以本身的綜援金額補貼租金,則日常開支捉襟見肘。吳衛東指出是次清場地點內,不少露宿者都沒有申領綜援,同時因沒有地址或年老體弱難覓全職,靠散工維生,收入不穩定而微薄,難以負擔區內私人租房的租金;而板間房普遍有木蚤問題,環境惡劣,令露宿者卻步。

攝:夏綽蔓

現居於清場地點的尼泊爾夫婦表示,二人本來於旺角與另一家庭合租套房,9,000元的月租由兩個家庭平分,後來另一家庭退租,他們難以負擔貴租,輾轉間二人才於橋底露宿。丈夫現任運輸散工,妻子則暫時無業,吳衛東現正替二人安排申請關愛基金,由於屬新申請,申請成功後需待兩個月時間,才會發放津貼,二人期望在清場前領取到此一次性的生活津貼,然後盡快覓居就業。

針對是次清場,救世軍露宿者綜合服務主任蔡玲玲表示,救世軍正積極與教會及少數族裔的領袖合作協調,定期派社工到有關地點,跟進受影響露宿者的住宿安排。單身人士宿舍為其中一個可行的短期住宿安排,但住宿期一般只有6個月,亦有宿位不足的問題。

單宿宿位不足 政策疑針對露宿者

救世軍露宿者綜合服務主任蔡玲玲認為,現時能提供給露宿者入住的單身人士宿舍(下稱單宿)宿位並不足夠,指出單宿本身並不只是給露宿者住,而是社會上有需要人士都可入住。換言之,以單身人士宿舍宿位數目,比對露宿者人數,便斷言宿位充足,是言過其實。宿舍宿位多為雙層床,不少露宿者年老體弱,不適宜爬上上層床位,出現有露宿者在輪候宿位,同時有上層宿位空置的情況。

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代表黃雄生表示,要在6個月宿期內,為露宿者安排離宿後的住所,其實存在一定難度。如有健康問題的露宿者,如想租住私樓,要透過工作儲錢需時較長;公屋輪候時間長,即使是年老的露宿者也不一定能在一年半載內安排入住公屋;部分缺乏理財能力或自理能力的露宿者,亦需要較長時間的輔導和訓練。

社會福利署管轄的單宿設有80%入住率、每年至少有80人入住的工作指標,以一個有40個宿位的單宿為例,即平均每位宿友只可住半年,否則其他宿友入住時間就相對縮短;而露宿者優先入住的單身人士宿舍,包括李節街宿舍,及怡安宿舍,更設有60%半年內離宿率的工作指標,比其他社署轄下的單宿所設的50%指標為高,黃雄生質疑此政策實為針對露宿者。

如宿舍未能達標,則需提交表格書面解釋,再附上相應行動計劃,對本來人手已不算充裕的單宿而言,是進一步增加了員工的工作量,亦變相向宿舍施壓,在宿友延長住宿期上,只能作有限度的酌情處理,亦難免出現在未有下一步住所安排前,便需無奈地要求露宿者離開的情況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