綠色生活由Freesth開始

近年日本興起簡約主義,即人將物欲降至最低,將不是必需品的物品都捨棄,或扔掉或送人,由實質生活中的斷捨離入手,重拾心靈的自主自在。反觀香港,消費主義仍大行其道。在習慣性的貪新厭舊、忘舊背後,我們其實到底需要幾多?在香港物資送贈平台Freesth,用戶「Free」出的物資由時尚衣飾、家電傢俱、唱片書籍、文具玩具等等都應有盡有。或者,我們都擁有太多。

不用錢的生活 無條件的餽贈

Freesth創辦人關子俊(Alex)2014年讀畢《一整年不用錢》一書後,開始反思從金錢、消費衍生的種種社會問題。此書作者Mark Boyle為嘗試找出人們迷戀金錢的結果,親身實踐了一年不用錢的生活,回歸生活基本,或以勞力或以物換取物品、空間,或從大自然中就地取材,滿足生活所需。

Mark Boyle分享的親身經歷令Alex有當頭棒喝的覺醒。「金錢是一個工具,但我們卻為了一個工具去奴役自己。有錢人用時間去想如何變得更有錢,窮人花時間去想如何節省金錢。從時間考量,有錢人和窮人同樣貧窮。」

受書中內容啟發,Alex開始思索如何可在香港推動改變,當時他留意到不少人都會在Facebook 群組「Free嘢」(贈物),他對這概念十分支持,但同時亦發現由於本身Facebook群組並不是為贈物換物用途而設,帖文既缺乏分類排序,亦容易「沉底」,造成物資配對上欠缺效率。於是他在辭工後全力投入開發Freesth,望能為公眾提供一個良好的贈物平台,推動香港禮物經濟。

禮物經濟是指給予者會在不期求受惠者回饋的情況下,將自身擁有的物品贈與他人,或以自身技能助人,過程中除了減少了資源浪費,給予者和受惠者之間亦會建立關係,組成人際網絡。Freesth提倡「有Free才有Take」,是指所有「Take」背後都必先是有人「Free」,希望大家都能學會付出,亦不要覺得免費得來的是理所當然。

Freesth結合網站及手機應用程式,平台上的「Free」與徵物帖文明確劃分,用戶可按物資的分類、交收地區篩選帖文,或以關鍵字搜尋特定帖文,這些設置大大提高了物資配對的效率。用戶的帖文、留言、交收紀錄都會公開,用戶之間更可相互留下評語,想了解個別用戶的是否可信、有否濫排,只要進入該用戶的個人頁面便一目了然。

重想生活方式 物欲不變物役

除了推動禮物經濟,Alex亦希望透過Freesth傳播一些反消費主義的概念和想法,令更多人開始反思自己的生活方式,是自己真正所需,還是只是被廣告媒體牽著鼻子走。他憶述建立Freesth前自己亦曾是一個「消費狂」,試過因為沉迷攝影,而不停購入比已有更高規格的攝影裝備,結果卻未有物盡其用,更發現一部輕巧易用的普通相機,才最符合自己實際需要。

不少香港人都被工作佔了生活大部分的時間,忙碌過後人身心俱疲,在生活選擇上因而變得被動,鋪天蓋地的廣告卻在此時「乘累而入」,在大家眼前呈現一個又一個「理想」生活藍圖。如本是社交網絡工具的Facebook,已成為各大品牌的市場營銷必爭之地。

Alex指出消費品與食物不一樣,食物不停生產供人消費是平常,但消費品卻不然,他認為不少商家為了保持銷售額,會透過廣告媒體引導潮流,令大眾為跟隨潮流持續消費,亦有商家會因而推出平價,但較快、較易壞的產品。無止境的「去舊迎新」背後,對環境的破壞可想而知;平價貨背後對生產者的剝削,亦往往被忽略。「我們好像發明了一個持續奴役人類和大自然的系統。」

現時平台營運成本暫時靠公眾捐款維持,他誠言單靠捐款,未必能長期支撐平台營運,亦缺乏資金做宣傳,但他仍希望將來仍可堅持初衷,不在平台加入任何廣告。他強調他的目標是令Freesth成為一個功能完善的贈物平台,而不是將用戶化作商品賣給廣告商。

用戶分享:


本身生活簡約,盡量都少購物,尤其是萬惡的塑膠產品,衣服鞋履電器盡量用到爛才買新的。透過Freesth平台,得到二手衣履、貓用品、洗衣機等,又送出有餘的小孩衣服、手袋、書籍等。

有次洗衣機壞了,然後剛好見到有人因要搬家,而在Freesth Free出無法帶到新居的舊洗衣機。結果是三贏:物主不用因將仍可用的洗衣機棄置而覺得難過,我不用再買新洗衣機,亦少了一個舊洗衣機送到堆填區,減輕了環境的負擔。

自問向來算是奉行環保主義,有段時間去了背包旅行,只能攜帶有限的隨身物品,亦令我領悟到人真正所需其實不多,但在都市生活的女性總有點購買慾,現仍在努力學習「斷捨離」,如分辨清楚究竟是「想要」還是「需要」。

去年10月結束背包旅行回港後,我不再買新衣物,也把閒置物品送出去。Freesth可免費使用,且十分易用和方便,更凝聚了在不同社區過著綠色生活的人,是我常用的平台。坦白說,在香港推動環保,難免會感到孤獨沮喪。我很高興在Freesth遇到很多愛環境的香港人,很感激版主Alex 的努力,希望大家一起繼續加油,散播更多綠色種子。

 

關於「Freesth」

城西毛孩導賞團 社區中的你我「牠」

在西營盤這自成一角的小社區,貓咪狗兒也是街坊。城西關注組於3月19日舉辦「社區毛孩導賞團」,帶大家遊走於小店和街巷間,了解區內人與動物的生活。

治癒系動物店長

「合記雞鴨」位於第一街及正街交界,並連的主店及副店,分別出售冰鮮雞鴨及雞鴨蛋。貓店長Happy生於般咸道的一間餐廳,有四個兄弟姊妹,因店主無法同時照顧,貓義工就將Happy帶到合記。Happy體型圓潤,一雙「鬥雞眼」是牠的招牌,讓懶洋洋的牠添了幾分憨氣。

Happy一臉傻氣。

Happy一臉傻氣。

愛貓的店員笑說,養貓跟雞鴨店的經營沒有關係,Happy唯一職責是在副店「孵蛋」,無需捕鼠捉蟲。當大家忙完閒著無聊時,就會跟牠玩,減減壓。當參加者興致勃勃地圍著牠「集郵」,牠卻動也不動,過了一會,更瞇起眼睛,睡著了。由於第一街行人路窄、路面車多,Happy身上繫上了頸繩,免生意外。

同在第一街、由黎婆婆主理的小店,亦有貴婦犬店長芝芝。小店沒有招牌和店名,主要出售植物和副食品。芝芝每天都陪著黎婆婆開店。見到一班參加者,芝芝雖興奮仍乖巧地安坐在婆婆大腿上。「我坐門口一定要帶埋佢出嚟。」婆婆笑說,更提起芝芝「手手」跟參加者打招呼。

黎婆婆與芝芝。

黎婆婆與芝芝。

西營盤德輔道西是有名的「海味街」,不少海味店都有養貓以捕鼠,海味店「昌盛行」亦不例外。步入店內,可以拜訪貓店長呀花和金仔。貓女呀花2歲,其子女分散住區內多間海味店,問老闆有沒有想過替呀花絕育,老闆笑說:「老闆娘唔比呀,佢話要閹咗佢(呀花),就閹咗我先。」

呀花。

呀花。

金仔約7個月大。呀花的金仔活潑好動,即使坐在椅上,尾巴也還是停不下來地擺動,淘氣非常。數個鳥籠高掛在店內,老闆表示金仔時不時會玩鳥兒。「玩死咗佢賠錢比我呀。」老闆哭笑不得地道。

金仔。

金仔。

 

街巷之間遇上牠

詩詩。

詩詩。

街坊秀慧帶著狗兒詩詩一同參加導賞團,屬大型犬的詩詩親人可愛,更是區內不少「大男人」的傾訴對象。秀慧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,自己是「狗等公民」。原來她和詩詩外出時,會受到很多規範,如不能進出食肆和大部分的公共空間,社區中人與動物共融的空間很有限。

貓義工May姐自2004年起,已開始照顧區內的流浪貓,導賞團的最後一站,她在小巷中分享照顧街貓的經歷,亦跟有養貓的參加者交流貓經。數隻流浪貓在四周活動,參加者影貓玩貓,不亦樂乎。May姐笑說其實街貓跟家貓一樣挑食,乾糧放久了失去香味,貓兒們就不「幫襯」。

提到愛貓的飲食習慣,May姐笑逐顏開。

提到愛貓的飲食習慣,May姐笑逐顏開。

May姐囑咐大家千萬不要在網上公開貓隻位置,因可能會吸引心懷不軌的人士偷貓。提到近年的偷貓事件,她心情激動。她憶述數年前一名的士司機王澤能,利用流浪貓對人的信任,先後多次偷貓轉售予食用,令人髮指,但因搜證困難,當時無法將他拘捕;兩年後王被發現於山上虐貓才被捕,判監僅八星期。後來亦有其他偷貓賊出現,現時靠網民和街坊間互相通報監察,盡量保障流浪貓安全。

May姐坦言不能期望人人都喜歡流浪貓,認同她餵飼流浪貓的行為,有愛貓之人支持則是「花紅」。財力有限,May姐感言能做到的亦很有限,她試過見到貓兒有口腔問題,卻沒有錢帶牠去洗牙;對於重病的流浪貓,May姐亦多次無能為力,只能在牠們餘下的生命中,盡量滿足牠們的食慾,陪牠們走過最後一程。

近年港鐵西港島線通車,多幢「插針樓」於西營盤兀地而起,取代舊唐樓。重建下老店被逼遷,甚至因而結業,區內食肆商店逐漸仕紳化。在社區變幻中,不變的是區內的貓咪狗兒,仍然在小店內、街巷中,以「萌氣」守護一班基層街坊的社區脈絡。

 

城西關注組

(壹週刊8/6/2014)48小時埋伏 踢爆虐貓狂魔

素心天然手工皂 以豬為親 擇素而執

藏身於觀塘工廈的「素心天然手工皂」,生意說不上好,但來光顧的都是有心人。創立人司徒素心基於環保、健康、愛動物和為家人積公德,已茹素十多年,由於市面上買不到合用的純素護理品,約七年前開始鑽研自用的純素產品,至兩年多前開立小店,與有同樣煩惱的用家共享所好。

「波波豬」表情多多,面對鏡頭亦毫不忸怩。

「波波豬」表情多多,面對鏡頭亦毫不忸怩。

不少人認識素心的小店,是因為「萌」名遐邇的店長「波波豬」。「波波豬」去年五月由素心友人所贈,由於是麝香豬,因此不但身上沒有異味,還有一股近似麝香的淡香。現年一歲半的波波身長近一呎半,喜愛被摸、極度貪吃,常「唷唷」聲吸引人注意,活潑可愛又親人。波波跟主人一樣吃素,成了小店的「生招牌」,波波的Facebook粉絲專頁有超過600個粉絲,更有客人見過波波後,便決定不再吃豬肉,可見這人氣豬店長有多討人喜愛。

店內出售的手工皂都由素心手造,以天然素材製成。

店內出售的手工皂都由素心手造,以天然素材製成。

對於素食,素心有一份堅持。「人們常說吃素如何影響健康、不夠營養,我吃素十多年,即使懷着女兒時也是吃素,女兒現時已七歲多,一樣健康活潑,吃素只要吃得其法,便不會產生問題。」素心閒來愛看書,亦會閱讀很多有關素食和環保的研究文章,從而得知其實人本身不適合食肉:肉是酸性食物,會影響身體酸鹼平衡;肉類中有過多激素和抗生素,對健康絕對有負面影響。「當你知道肉是毒,就好像是食煙飲酒般,你就自然有理由去拒絕。」

店內貨品五花八門,有身體護理品,亦有洗衣粉、竹纖維洗潔布等等,大都是由素心親製的全天然純素產品。全天然產品保質期較短,因原材料成本高,價格亦較為昂貴,素心強調這是物有所值的。「這就好比飲鮮橙汁和飲橙汁汽水的分別:化學品不是人體所需之余,更是毒;使用天然純素產品,便再也不用擔心會因用護理品而致病,要看皮膚科醫生。」

素心紫雲膏是店內暢銷貨品之一,功能廣泛,包括殺菌、消炎、止痛、滋養、解毒等等,適用於一度或二度燙傷、擦傷、刀傷、尿布疹、富貴手、香港腳等症狀。

素心紫雲膏是店內暢銷貨品之一,功能廣泛,包括殺菌、消炎、止痛、滋養、解毒等等,適用於一度或二度燙傷、擦傷、刀傷、尿布疹、富貴手、香港腳等症狀。

素心為人爽朗健談,自開店以來與不少客人都成了朋友。見貨架上的面部精華,竟有十多款樣品,素心笑說不是每支都有存貨。原來不時有熟客要求素心「對症下藥」,針對其個人需要研發產品,或微調已有的產品配方;功效較出色的,素心就會多製作一定數量的存貨,放在店內出售。到訪當日,亦有客人致電素心,查詢「新貨」進度。素心笑言自己本身喜愛說話,雖然很忙,但仍常跟客人長談,以致時間都不太夠用,還好有熟客一直「督促」,小店才不斷有新品推出。

曾任游泳班教練多年的素心,當年毅然決定「轉行」開立護理品牌,風險不低。素心很感恩一直有父母和丈夫的支持,讓她能專心一致地研發產品和經營小店,客人的正面回應,亦令她更相信自己當時的決定和一直在做的事是正確的。要偏離「主流」地建立自己的生活方式,追隨自己所相信的價值,除了需要勇氣、魄力和信念,更需要的是知足。素心常將小店所賺的利潤,用於素食和環保的義務推廣上,因此至今業務仍只能勉強維持收支平衡,素心卻笑說這一切都值得。「幫到自己又幫到人就足夠,不用太執著於回報。」

 

素心天然手工皂

地址:觀塘巧明街萬年工業大廈13樓B12室

電話:(852) 9716 8254

營業時間:不固定,前往前可致電查詢

Facebook 專頁

波波fans CLUB

本土農產 天然護理良品 — Kimature

甫走進Kimature位於觀塘的小店連工作室,便嗅到一股讓人放鬆的植物氣味,桌上的竹籃和竹箕,放滿了已風乾的艾草、益母草和金盞花。Kimature是一個本地天然護理品牌,創立人Kim曾修讀中醫藥膳師課程,對中醫美容具深厚興趣,和拍檔Edward同樣曾於美容品牌工作。有感於市場上缺乏真正適合香港人使用的護理品,去年五月二人毅然決定建立Kimature,以本地農產及中草藥配方,研發為港人度身訂造的嶺南植物護膚品,同時支持本地農業發展。

吾鄉吾土 撐有機小農

 Kimature以本地農產及中草藥配方研發不同的產品系列。

Kimature以本地農產及中草藥配方研發不同的產品系列。

成立短短一年多以來,兩位創辦人一直默默耕耘,除了致力於產品研發,亦積極跟不同團體組織合辨工作坊,到市集擺賣,推廣天然護膚品和綠色生活概念。Kim指出本土農業發展不受政府重視,不少本地小農都面對農作物積壓的問題。收入微薄之餘,更面對農地租金的壓力,有機農夫的生存更是困難。Kim曾試過向有機農夫購入一斤益母草時,該名農夫表示本身另外還有九斤,但因為農作物積壓的問題,全都燒掉了。

益母草有活血美白之效。

益母草有活血美白之效。

「我們在市集中認識了本地的有機農夫,便直接向他們入貨,如菜園新村的竹姐,也是我們的原材料供應商之一。我們亦會從本地有機菜網上直銷平台OrganNet Market購入原材料。」Kim和Edward 希望透過研製以本土農產製作天然護膚品,一方面在購買原材料時增加農友收入,另一方面讓用家感受到本地有機植物的好處,從而提高用家對本地農業發展的關注。

善用「野草」貼近香港人需要

 

 Kimature產品備受用家好評

Kimature產品備受用家好評

Kimature的Facebook專頁一看,可見其產品屢獲本地用家好評推薦,這跟產品配方專為香港人而設有莫大關聯。Kim強調Kimature使用的大都是香港常見的植物,如艾草和馬櫻丹,都可以在郊外找到,這些「野草」中的成份其實十分適合香港人使用,能有效解決香港人普遍的皮膚及健康問題,如艾草可溫經通絡,用於洗頭水和沐浴露可疏風驅寒,適合少運動、久坐於冷氣房的上班族,但一般人不會知道其用法,她希望能以她對藥草的認識,令這些「野草」能得以善用。

艾草可溫經通絡、疏風驅寒。

艾草可溫經通絡、疏風驅寒。

Kimature產品全天然,即沒加化學防腐劑、添加劑、色素及香料,保質期較短,能否在保質期內售出是一個考驗,而現時價格亦低於市面同類型產品。Kim坦言辭去全職工作創業,背後確有風險,但她更相信的是有麝自然香,好的產品將會累積到一班捧場客,而Kimature的成立目標並不是要賺錢獲利,只求能維持個人基本生活所需之餘,亦可幫到用家和為本土農業和環保出一分力。

有機金盞花敏感舒緩系列

有機金盞花敏感舒緩系列

有機迷迭香系列

有機迷迭香系列

 

Kimature

店址:觀塘巧明街105號好運工業大廈12樓B2室

青年撐小農 網上直銷本地有機菜

內地「毒菜」供港問題近日備受關注,香港有機資源中心年初的民意調查中,超過60%受訪者希望提高本地菜自給率、超過70%傾向購買本地菜,然而現時香港本地蔬菜自給率已下降至不足2%,遠低於30%的本地需求。

本地菜「供不應求」的同時,不少本地有機農夫卻在銷售渠道匱乏下,被分銷商以低價收菜,歸本乏術,甚至被拒收或收後退菜,心血盡費。有見及此,六位年輕人創立本地有機菜網購平台OrganNetMarket(ONM),從網上直銷開始擴大銷售渠道,港人能便捷地買到本地有機正菜同時,有機農夫的收入亦得到保障,冀長遠而言本地蔬菜自給率能得以提升,重新起動香港農業發展!

各司其職 拓闊市場

ONM的六位創辦人:Derek、James、Anthony、Fion、Rita和Gary,在不同的專業範疇上各擅勝場,團隊內部分工鮮明,更邀請了香港有機生活社為長期合作伙伴及顧問,由後者擔當ONM與本地有機農場合作上的溝通橋樑,可謂如虎添翼。在香港,每每提到耕田,不少人都會疑惑「耕田點搵食?」。

的而且確,在香港務農維生並不容易。香港有機生活社社長Wing現職有機農夫,對本地菜農面對的難題亦自有一番體會。「農夫本身的工時很長,日間下田耕作,午後晚間還有育苗、化肥、種子培植等等的功夫要處理,很難同時兼顧銷售,比如在對客溝通和掌握市場資訊方面,農夫會有很多盲點和需要扶持的地方。」現時香港有136間有機認證農場,Wing指出當中做到直銷,即農場職員人手送貨的,不出十間,他所營運的歐羅有機農場能做到直銷,有賴本身有三十幾位家庭成員,人手上才足以應付。「眼見農夫辛苦耕作卻得不到合理回報,我們覺得很不公平。」Anthony說道。

Wing指出農夫難以在人手短缺下兼顧銷售。

Wing指出農夫難以在人手短缺下兼顧銷售。

農場人手短缺,ONM一心擔當起前線對客的角色,望從以市場為主導做好銷售開始,讓農夫在穩定收入下專致於提升生產,締造良性循環。「以一門生意而言,一定要懂得推廣、讓目標顧客留意到才有可能持續下去,眼見有很多農夫努力了很多年,營業額都未如理想,正正是在市場推廣上不得其法。農夫的專業是耕作,而我們ONM的專業則在市場推廣上,兩者若能互相配合就有望『做大個餅』(拓闊市場發展空間)。」James表示。

ONM的目標是將本地的蔬菜自給率,由現時的2%提高至10%,James指出ONM所做的不是要侵蝕本身2%的市場,而是透過平台收集市場數據,在2%以外多開拓8%市場,令本地農業有一個健康而持續的發展。

 ONM團隊希望農夫辛苦耕作後能得到合理回報。

ONM團隊希望農夫辛苦耕作後能得到合理回報。

菜農自行定價 零額外費用

ONM網站於4月9日正式運作,推出為期三個星期的測試版,平台會向合作農場提供價格參考,盡量避免低價傾銷或高價囤利的情況出現,而平台上有機菜的價格最終仍會由農夫自定,且銷售額全數歸於農夫,不會收取農夫任何額外費用,對農夫而言等同直銷。另一方面,平台亦只會收取顧客10%手續費,Derek坦言手續費並不足以填補運輸及包裝費用,日後團隊會積極以不影響農夫和顧客利益的方法開源,如讓商戶在包裝上投放廣告。

Derek強調,ONM與農夫之間的關係是合夥人,而不是一般分銷商與農夫之間的買賣關係。他指出在買賣關係中,當消費者會希望以較低價格從分銷商買菜同時,分銷商亦會希望以更低的價格從農夫收菜,在這種情況下,受到剝削的肯定是「最下層」的農夫。

現時有機菜市價介乎25至45元一斤。

現時有機菜市價介乎25至45元一斤。

現時一斤有機菜市價介乎25至45元,若農夫將菜售予分銷商,由於農產品是消耗品,分銷商的邊際利潤會介乎五至六成,即以一斤菜市價40元為例,農夫的收入只有大概15元一斤,雖然還足夠農夫繼續經營農場,但已沒有更多的資金投放於生產提升上。對農夫最有利的終究是直銷,比如說在農墟出售,但農墟一星期只有一至兩日,對農場的幫助有限,ONM平台現時顧客落單後會於三天內送貨,換言之能讓農夫隔日「出菜」,團隊盼在運作暢順後提高「出菜」的密度。

產品多元化 來源地清晰標示

ONM出售多元化的有機農產品。

ONM出售多元化的有機農產品。

ONM第一階段會先與八間本地認證有機農場合作,平台最低消費金額為250元(測試版最低消費為200元),問到是否擔心一次要買200元或以上的有機菜會令顧客卻步,Derek隨即取出當時最新的產品清單,八間農場原來已出產過百款農產品,有機菜並不「只有菜」,還有好多選擇,如市面上不常見到的五色椰菜花、艾草、野葛菜、龍脷葉等等都應有盡有,並不限於即日食用的蔬菜,顧客可一次過購買多家農場的產品,要買滿200元並沒所想像的困難。

除了可提前收割存放的農產如蘿蔔、蕃薯外,經ONM平台出售的農產品盡可能即日或前一日收割,確保新鮮,包裝上會印有所屬農場的詳細資料,顧客可直接聯絡農場方面查詢,食得安心,香港有機生活社亦會協助監控產品品質。

ONM平台自推出以來,不僅得到農夫的大力支持,盡力在各方面配合平台運作,亦得到市民的關注,短短兩個月內Facebook專頁已累積了超過四千個粉絲,為團隊提供大量意見及建議。團隊希望ONM不僅僅是一個本地有機菜的網上直銷平台,亦能成為一個本地農業、健康、綠色生活綜合資訊平台,現已與營養師合作,計劃為顧客提供營養數據分析,亦考慮與環保機構合作,為推動港人綠色生活文化出一分力。帶動香港農業與時並進,是ONM團隊的使命。

註:
(1) OrganNet Market Facebook專頁
(2) OrganNet Market網站
(3) 甚麼是有機食品?(資料來源:香港有機資源中心網頁